在线客服
客服热线
0728-2612058
客服组:
杨经理
客服组:
在线客服
QQ:
QQ:
服务时间:
8:00 - 17:30

微信公众号

公司地址:湖北仙桃市彭场镇胜利上街3号

公司电话:0728-2612058

联系人:蔡先生

手机号码:13507226365

公司传真:0728-2610388

公司邮箱:info@hbdexing.com

版权归仙桃市德兴塑料制品有限公司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武汉    鄂ICP备00000000号-1

湖北仙桃市德兴塑料制品有限公司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手机网站

>
>
>
巨量资本涌入!熔喷无纺布的未来之路如何走?

新闻中心

巨量资本涌入!熔喷无纺布的未来之路如何走?

分类:
行业新闻
作者:
发布时间:
2020/07/01

2020年伊始,新冠疫情的蔓延使得中国非织造布行业掀起了一场“熔喷布”的旋风,从中石油、中石化的十多条新线投产,到奥美医疗投资莱芬豪舍的熔喷线和SMMS纺熔复合线,上海、江苏、湖北、浙江等地已陆续投产了若干条熔喷生产线。从设备厂的订购资料显示,至少300条生产线已付定金。   对于非织造布中“小而专”的熔喷布行业来说,如此巨量的投资涌入,在疫情过后随着对口罩需求的下降,行业势必将迎来一场艰难的“洗牌”。   疫情之后,新投产的熔喷线将何去何从?熔喷无纺布的未来又在哪里?韩涛先生在本文中回顾了中国熔喷法非织造布的发展简史、分析了2020年熔喷布投资的情况,并对未来发展之路提出了自己的思考。

 

前言
 
据中国产业用纺织品行业协会统计,2018年,全国熔喷法非织造布实际产量为5.35万吨/年,1.6米以上幅宽连续式生产线为136条,产量仅占所有非织造布产量的1%。相对而言,熔喷是所有非织造布工艺中一个“小而专”的种类,更适于慢慢耕作,适合在某些细分领域做强,不适合“从量式”的规模发展。
 
熔喷法非织造布的起源
 
1954年,美国海军研究所为了收集上层大气中的放射性颗粒,开始研究气流喷射纺丝法,并纺出了极细的纤维,其直径在5μm以下,此举为熔喷法非织造工艺的起源。
 
20世纪70年代,美国ExxonMobil公司将此技术转为民用,开始工业化生产,使熔喷法非织造布技术得以迅速发展。
 
ExxonMobil、AccurateProducts、BiaxFiberfilm、Reifenhauser、3M、Kimberly-Clark和Neumag(Nordson)等公司都为熔喷技术的发展做了一定的贡献。
 
中国熔喷法非织造布发展简史
 
 
本图来自中石化
 
我国对熔喷技术的研究也较早:20世纪50年代末,中国核工业部二院等机构就开始了这方面的研究;90年代初,中国纺织大学、北京超纶公司等单位设计出的间歇式熔喷设备,在国内陆续投产了近百台。
 
熔喷布当时主要被用于电池隔板、过滤材料、吸油材料等领域,由于国内市场的局限,熔喷布的市场开发工作很慢,也很艰难。
 
1994年,天津泰达、江阴金凤、安徽奥宏(现名:安徽奥美)分别从美国Accurate、德国Reifenhauser引进了3条1.6米宽幅连续式熔喷生产线。
 
在此期间,天津泰达坚守了空滤/口罩市场,安徽奥美倾向于保温棉/吸油材料市场,江阴金凤从德国引进了热轧机,开始了二步法SMS的市场,后又进入擦拭布的市场。在当时,天津泰达是国企性质,其余两家为集体企业,都经过了非常漫长的坚守和市场开拓期。
 
2002年,天津泰达引进第二条2.4米幅宽熔喷生产线,继续专注空滤/口罩市场;2004年,山东俊富从德国Reifenhauser引进3.2米幅宽的熔喷生产线,主要定位于一步半法SMS产品,其后几年又陆续上了1.6米国产熔喷线。
 
在此期间,江浙沪等地区也陆续投产1.6米幅宽的国产设备,2003年“SARS”期间,投产较多。据中产协纺粘法非织造布分会统计,2007年,全国熔喷法非织造布实际产量为2.23万吨/年。
 
2003年(SMS元年),SARS疫情之后,由于对手术衣、防护服等医疗材料的需求增大,2004~2005年,国内陆续投产了SMS生产线,具体如表1。从现在看当时2005年的SMS项目,成功的只有2~3家。
 
2003年,可以算是在线SMS在中国起步的元年,但中国的第一条SMS生产线却更早些。
 
1999年底,南海南新无纺布有限公司(现被Berry集团收购)从德国Reifenhauser公司引进SMXS样式的生产线,并于2000年4月投产,标准着我国拥有了在线SMS非织造布的生产能力。2003年7月,PGI南海南新又在原来的“X”空位,增加了一个“M”熔喷头,使其可以生产SMMS复合产品,产品升级。
 
从表1中看2005年我国SMS在线复合非织造布生产企业,当时只有南海南新可正式生产。
 
湖北金龙正在市场和资金中挣扎,后来大部分股份被以色列公司Avgol收购。
 
张家港骏马正在SMS和熔喷两个市场中摇摆,后来其又加入了一个熔喷“M”模头,可生产SMMS产品,但市场一直做得比较吃力,偶尔还会做熔喷产品。
 
 
表1:至2005年国内在线复合SMS非织造布生产企业
 
温州昌隆公司从2005年试制成功后,开始卖SMS设备,接设备工程,国内现今投产的SMS生产线很大一部分是温州昌隆的设备;同期昌隆也成立了无纺布生产公司,可生产PP纺粘、SMS、涤纶纺粘、熔喷等所有纺丝成网非织造布产品,是以上企业中,自2005年后发展最成功的私营企业。
 
2018年,据中产协统计,在线SMS非织造布生产线全国已有123条,实际产量为63.5万吨/年。经过15年发展,契合了当初2005年对熔喷布市场的预判,产量最大的熔喷市场将是SMS非织造布系列领域。
 
2007年(吸音材料元年),3M公司在国内开始推广熔喷双组分吸音材料;同期,天津泰达也陆续推出了双组分吸音材料产品。
 
2008年~2010年,安徽、上海、温州、广东、江苏、河北等地陆续上了近20条1.6米双组份吸音材料生产线,包括芜湖跃飞、温州布森、上海捷英途、广州三泰、台湾新丽(河北/杭州)等公司。自此,熔喷双组分吸音材料生产线在全国汽车主机厂集中地区陆续投产。
 
2012年,上海称道公司投产其第一条熔喷双组分吸音材料生产线,生产线配置较好,市场对其产品质量较认可。
 
2014~2017年,全国双组分吸音材料生产线投产达到高峰,上海、重庆、河北、广西、广东等地陆续投产了若干条生产线项目。截至2018年,全国统计熔喷吸音材料生产线条数已达到了60多条,近30多家企业生产。
 
吸音材料在汽车领域应用,现已成为熔喷领域较大的应用市场。
 
2009年,甲流H1N1疫情期间,国内也陆续上了熔喷生产线,那时口罩的“心脏”只要是熔喷就行,很多口罩厂家没有级别的概念。
 
甲流H1N1事件后,熔喷法非织造布在口罩领域的应用,降到了冰点,开工率普遍在50%以内,熔喷口罩滤材用了3年时间,市场才稍微有些恢复。之后,熔喷口罩滤材一直在消化疫情期间产能,在小圈子内一直不温不火的陆续投产。
 
2010年~2018年,包括江阴、张家港、昆山等苏南地区,湖北仙桃、苏北宿迁、安徽桐城地区,市场自发的小圈子内投产了10多条生产线。2015年底,江西天滤投产其公司第一条生产线,填补了江西省的熔喷空白。
 
2015年初,《柴静雾霾调查:穹顶之下》的播出让上亿人知道了雾霾的危害,并硬生生直接催生出“雾霾口罩”这样一个应用领域。空气净化器的大量应用,让更多的净化器厂家直接开始介入熔喷领域。
 
2015~2018年期间,深圳中纺、天津泰达、山东俊富、邯郸恒永等公司进入高效低阻领域,江苏亿茂、上海名冠、浙江金海、陕西科达等企业,这期间也陆续上了1.6米幅宽熔喷生产线。
 
 
表2:2019年中国熔喷法非织造布应用市场企业分布
 
雾霾概念下,熔喷行业也得到了快速刺激。2019年,空气净化器领域的熔喷布,一地鸡毛。记一个小插曲,空气净化领域“熄火”,让深圳中纺和重庆再升在利润对赌协议中,创始人团队直接输掉了公司控股权,重庆再升直接占股比例达到74%左右。
 
熔喷的应用市场,除口罩滤材、吸音材料两个大类之外,其它应用领域包括空气过滤、擦拭布、吸油棉、液体过滤、保温材料等都更小众,细分领域更窄,更专业。
 
从1994年起,熔喷法非织造布在中国的发展经历了以上几个重要的时间点,简单梳理如上。
 
在熔喷法非织造布领域,除了原有的生产企业不断开拓进入新的市场应用领域外,其衍射到的客户群,也不断有新的企业进入,如汽车主机厂的二级三级供应商进入,除天津泰达、上海称道、温州三家吸音材料卷材供应商外,进入到双组分吸音材料的生产企业都多多少少有汽车配件供应商的背景或背影。
 
空气净化领域,如上文提到的江苏亿茂、上海名冠、浙江金海等等,更是净化领域相关的企业。口罩生产商除上海港凯、咸宁爱科外,在2020年之前基本没有进入到熔喷滤材生产领域。
 
以上提到的2003年“SARS”疫情、2009年的“甲流”疫情,都刺激了熔喷法非织造布行业的发展,但基本还是小范围的影响。
 
2020年春天的新冠疫情,则是给全国人民普及了“熔喷布”这三个字,各路资本更是突飞猛进地进入熔喷法非织造布领域。2020年2月,以上所有应用领域的熔喷生产线全部进军到口罩滤材生产领域。2020年3月,吸油棉、擦拭布、空滤熔喷已经无法订到,吸音材料也全部进入口罩滤材领域。
 
思考
 
如此大规模的资本进入熔喷生产领域,疫情之后熔喷非织造布的未来又在哪里?
 
2020年,新投产的熔喷生产线只瞄准了一个市场:口罩。疫情之后,新投产的熔喷市场将何去何从?又有哪些启迪?经过此次如此大规模的疫情,国人对口罩的认识提高了很多,未来口罩将会作为国人家庭用生活必备品,口罩的市场规模会不可避免得到扩大,但疫情之后同质化也必然会给熔喷滤材生产市场带来惨烈的价格竞争。
 
中石化、中石油等大型国有企业的进入,疫情后此生产能力将会作为国家的战略物资储备,但其将也不可避免会进入市场,尤其是中石化现通过旗下加油站的便利店销售口罩,是更直接和变现的渠道。
 
新投产的熔喷生产线,达不到相应口罩标准的熔喷布,疫情后除了变卖设备外,也可进入吸油棉领域,其相应的标准也不高,但价格竞争将会不可避免。
 
疫情对口罩领域的积极作用是,口罩生产领域将会更规范化生产,对熔喷滤材的品质要求,将会大大提升。此后熔喷口罩滤材,将不会再有普通熔喷布的概念,BFE99级别的熔喷将是口罩领域对熔喷滤材的最低要求。
 
疫情之后,整个熔喷行业的格局将会发生更大的变化。在熔喷领域深耕的企业,将会投入更多的资金到研发,开发更环保,成本更低的产品和新的应用领域,这都将提升整个中国熔喷在全球的竞争力。
 
此次疫情期间,大多数熔喷生产企业表现出企业的社会责任担当,当然也有很多“乱象”发生。山寨小熔喷的疯狂,是民间小资本逐利、小企业主法律意识淡漠和地方监管缺位等多方力量交织出的“怪现象”,不再赘言。
 
2020年初新投产的熔喷生产线如下:
 
2月28日南宁侨虹新材料,将2019年的孖纺项目中的木浆系统停掉,生产出了医用级别熔喷材料。
 
3月2日,宜宾丝丽雅试产熔喷,3月8日达到日产量1吨。2020年3月6日,中石化2条熔喷生产线在燕山石化厂房投产,并在6日23时~8日23时进行了网络直播。
 
4月15日和4月16日,中石油旗下的辽阳石化、兰州石化陆续投产了两条熔喷法非织造布生产线,辽阳石化共规划了2条生产线。
 
截至4月20日止,燕山石化4条熔喷布生产线已全部投产,日产量12吨;仪征石化已投产第5条生产线,其全部规划了12条生产线,5月底将会陆续全部投产。
 
中石化、中石油在大张旗鼓上熔喷生产线,很多上市公司也宣布将会进入熔喷领域,包括纳尔股份、星源材质、美联新材、道恩等。更多的资本则是悄悄进入了熔喷领域,上海、江苏、湖北、浙江等地已陆续投产了若干条生产线。
 

 

预计5月份,全国将会投产更多的生产线,从设备厂的订购资料显示,至少300条生产线已付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