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行情波动环境下 化纤企业如何锁定长期效益?


发布时间:

2022-10-24

面对这样的市场环境,实体聚酯企业如何用好金融工具管理经营风险,管理产品价格波动和库存?企业在运用PTA期货、短纤期货时应注意哪些问题?在服务实体产业、打造聚酯产业链风险管理工具体系方面,郑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郑商所”)下一步将有什么动作?

今年化纤行业有点难。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我国化纤产量为3367万吨,同比实现微弱正增长;实现利润总额164亿元,同比减少51.16%。    

  面对这样的市场环境,实体聚酯企业如何用好金融工具管理经营风险,管理产品价格波动和库存?企业在运用PTA期货、短纤期货时应注意哪些问题?在服务实体产业、打造聚酯产业链风险管理工具体系方面,郑州商品交易所(以下简称“郑商所”)下一步将有什么动作?

审时度势参与套保

  今年,国际原油价格总体保持高位大幅波动。3月上旬和6月上旬,WTI原油价格两次突破120美元/桶;6月底降至106美元/桶,9月降至83.94美元/桶。

  中纤网统计数据显示,上半年,涤纶短纤市场基本面整体疲软,期间,短纤工厂甚至出现了负现金流情况。7月涤纶短纤市场走势继续向下,需求不佳,价格跌势明显;8月市场延续下跌走势,当月产品月均价格为8014元/吨,较6月下跌 727元/吨。3月-8月,涤纶短纤行业的生产负荷率分别为78.9%、66.5%、67.2%、72.2%、78.8%、76.7%。

  福建省金纶高纤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纶高纤”)年产45万吨涤纶短纤和45万吨涤纶长丝。该公司副总经理林丰收表示:“在这种情况下,企业普遍很矛盾。因为成品卖也卖不出去,一堆库存又摆在仓库里,怎么办?这时,聚酯企业在期货市场套保就成为一种好选择。比如,聚酯企业有一定量的PTA库存,当PTA期货价格涨到合适价位,企业就可以把这些库存卖出套保。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企业需要考虑库存成本,确保套保整体有效。”

  据了解,金纶高纤于2017年8月申请成为郑商所指定的PTA期货交割仓库,这是福建省第一家PTA期货交割仓库;2020年9月注册成为郑商所指定的短纤交割厂库。今年2月底、3月初,金纶高纤在期货市场进行套保,以减小公司的库存压力。

  林丰收介绍,2月底时, 综合考虑期现价差和公司库存,公司在期货市场卖掉一部分PTA原料库存,形成部分获利。“我们当时做好了思想准备,聚酯成品价格后续如果上涨,我们的库存成品价格也会跟着上涨,这对公司而言是好事。此后一段时间,公司的成品销售尚可,库存有所降低。3月11日,原料价格出现回调,公司账面仍是盈利的。但此时,我们重新审视市场形势,认为公司后续不一定会去交货,所以便选择了把原料在期货市场上平仓获利。”

  来自郑商所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1-7月,PTA期货日均成交量212万手,日均持仓量226万手;法人客户成交占比为50%,持仓占比为82%;PTA期现货价格相关性高达0.99,累计交割量为57万吨。

  今年1-7月,短纤期货的日均成交量为24万手,日均持仓量31万手;法人客户成交占比为54%,持仓占比为83%,期现货价格相关性达0.98,累计交割量为6万吨。

  谈及企业套保的注意事项,厦门国贸石化有限公司聚酯产业部期现经理李文煌表示:“企业要想用好套保,核心应该关注加工费、库存管理、风险管理。以加工费为主,企业应围绕自身对加工费的判断,再结合宏观经济形势和行业前景、预期,灵活调整套保计划。同时,企业要注意买入的时间、数量、方向,要注意控制风险度和保证金,并合理利用保证金政策,比如把手上持有的货物注册成仓单,进行质押,减少资金占用。总之,在达到预期和盈利目标的基础上,企业该套保就套保,该锁加工费就锁加工费。”

  林丰收也表示:“期货是一种工具,如果用得好,就能稳定企业效益,但企业须注意,运用期货时一定要综合考虑企业的资金实力,也要跟企业自身的经营情况相互配套。比如,运用期货时,要根据企业月产量,以及以前的成品库存和原料库存综合考虑,进行相应的配套。”

多种模式锁定利润

  无论是PTA期货,还是短纤期货,聚酯企业在开展套期保值的基础上,还形成了多种模式。其中,“基差点价”模式今年在聚酯行业被大量应用。

  新凤鸣集团目前的涤纶长丝年产能为630万吨,涤纶短纤年产能为60万吨,PTA年产能为500万吨。今年,面对难以预料的行情,新凤鸣积极运用基差点价等模式来保障生产运营。

  新凤鸣集团总裁助理章四夕介绍,今年7月,国内聚酯工厂出现降负减产情况,使PTA工厂的库存压力增加。面对这种情况,新凤鸣在下调开工负荷后,将一定量的PTA在期货市场实行“点价销售”。

  平均来看,新凤鸣是在5900元/吨的价格上完成点价(+350元)。相比合同签订日5750元/吨的现货日均价,这一价格增值了500元/吨;相比6170元/吨的现货月均价,增值了80元/吨。

  “对于买方来说,通过提前在期货盘面买入套保,规避了PTA价格上涨风险。对于新凤鸣来说,通过锁定基差,在期货盘面价格上涨行情中实行了分批点价,降低了原料库存压力。”章四夕说。

  李文煌还介绍:“短纤期货上市后,行业便新增加了‘基差点价’定价模式,包括前点价、后点价。基差贸易这几年在涤纶短纤行业已逐渐普及。”

  除了“基差点价”,聚酯企业还可以运用期货工具建立虚拟库存。

  林丰收介绍:“聚酯企业可以在远期市场上购买PTA原料,但这些货并不用被送到工厂,从而形成虚拟的PTA库存。通过建立虚拟库存,可以节省聚酯企业的资金成本。”

  同时,运用聚酯产业链多个期货工具,聚酯企业还可以进行“虚拟工厂套利”,形成原料跟聚酯成品之间的价格差套利。

  林丰收介绍,生产聚酯产品的主要原料是PTA和乙二醇。当PTA和乙二醇的原料成本合计为5000元/吨时,生产出的涤纶短纤成本约为6000元/吨,还需要加上一定的加工成本,通常1000元/吨的加工成本对聚酯企业来说属于保本经营。综合考虑这些成本后,企业何时进行正向套利?

  “当短纤期货出现高利润时,企业可以在PTA期货市场买入,在短纤期货上卖出,实现1500元/吨-2000元/吨的价差,从而实现虚拟工厂的套利。当然,要认识到,高利润在期货市场价值的回归需要一定的时间,有可能是1个月,也有可能是半年。”林丰收说。

  反之,如果聚酯成品利润出现亏损,企业就可以在期货市场进行反向套利。

  “当短纤工厂的实际生产出现亏损时,企业可以降低实体工厂的生产负荷,而在期货市场卖出PTA原料,买入短纤,实现反向套利。从实际情况看,后续只要企业生产恢复到正常利润水平,在期货市场的套利就会获利。”林丰收说。

  李文煌介绍:“企业可以锁定利润,通过运用PTA、乙二醇和短纤期货品种,根据加工区间的变化在期货市场构建虚拟工厂,锁定加工利润,并运用短纤期货进行跨月套保,管理虚拟库存。如果市场出现前高后低的情况,也就是近月价格较贵、远月价格较便宜,在保证正常生产的基础上,企业可将多余的短纤库存以现货形式卖掉,或抛出近月合约,并在远月合约买入相同的货物,从而做到灵活管理库存、盘活资金,并赚取期现与合约价差。不过,企业要注意控制期货账户风险;如果离期货仓库较远,也要注意保证生产的安全库存,且要注意仓单品牌和仓库的地址。总体来看,聚酯工厂目前在不同期货品种间的切换更加顺畅。”